AGC 株式会社 PROJECT

共創並非魔法
從 AGC 的 SILICA 專案現場來看其現實層面

Outline

替研究團隊灌入「協創」的基因

為了跳脫已然僵化的商業模式及全球性價格戰,找出一條活路,有越來越多企業開始在共創上投注心力。從企業外部採納不同的想法,攜手發掘嶄新價值,搶先做出成品問世——能輕易看清該做的事。

不過我們經常會看到的情況是,一旦真的要挑戰共創專案時,負責人員臉上浮現出不知所措的神情,工作場面陷入一片混亂。

2018 年,Loftwork 協助全球玻璃&材料製造商龍頭 AGC 株式會社(舊稱:旭硝子株式會社。以下簡稱 AGC)推動由企業內部研究人員及創作者攜手合作的「協創」專案。舉辦了 AGC 及創作者的聯合展「AGC Collaboration Exhibition 2018 “ANIMATED”」,並設立了一個由 AGC 跟各領域創作者聯手投入「協創」的專案,名為「SILICA」。

為期 4 個月的專案執行現場,對研究人員及創作者雙方來說,不僅激盪出豐碩的成果,也學習到寶貴的經驗。但在同時,由於全新挑戰而撞上的「高牆」,也令專案成員煩惱不已。

他們所遇上的「協創」專案的高牆,究竟是什麼呢?此外,日後 AGC 也將持續在「協創」上投注心力的意義何在?下面會從幾位專案成員的視角來回顧這一切。

撰文:吉澤 瑠美
照片:加藤 甫
企畫 & 編輯:loftwork.com 編輯部

Story

登場人士

左起,
AGC 株式會社 技術總部 商品開發研究所 新商品第一組 功能性玻璃團隊 經理 河合洋平
AGC 株式會社 宣傳 & IR 部 廣告 & 行銷團隊 經理 伊東史榮
株式會社 Loftwork 製作人 井田幸希

(編輯部註:以下依據 AGC 株式會社的行文準則,以「協創」表示)

為什麼當時協創是必要的呢?

Loftwork 井田(以下略稱為井田):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專案開始的原委。本專案是由 AGC 宣傳部的伊東先生起頭的吧?請分享一下當時你所察覺到的問題。

AGC 株式會社 伊東先生(以下省略公司名稱及敬稱):AGC 的研究院預計在 2020 年會搬遷至新設立的地方,其中,「協創」被定為一個重要的主題。可是,肩負技術核心的研究院中,還有許多同仁並不熟悉藉由協創來提出一個嶄新價值的流程。

AGC 株式會社 河合先生(以下省略公司名稱及敬稱):在一般的專案中,客戶會說「請做出這種成品」,提出他們期望的規格,而各研究團隊的目標就是達成那些要求。這種做法確實在完成目標上相當有效,不過這會讓研究人員難以產生嶄新的發想,也是不爭的事實。

從另一方面來看,在往後的協創流程中,技術專業的 AGC 也必須從市場角度積極提出新想法,肩負起顧客的夥伴這個角色。在這樣的背景下,我想說如果有個開發專案,是由研究人員自己主動提出「做看看這種東西應該滿有意思的吧?」,自主確立想要創造的價值,應該也頗好。

伊東:身為宣傳部的一份子,看到 AGC 明明擁有許多出色的材料及技術,卻缺乏讓大眾知曉的管道,這一點令人焦急。而我們就是就在這種時候,遇見了井田先生,才曉得 MTRL 投注在開放式創新上頭的心力。促使我開始思考,如果能結合創作者的創造力,讓技術及材料看起來更富有吸引力,應該就能讓更多人體認到其中蘊含的價值吧。

井田:所以,我們建立了一個專案,在辦公單位中設立宣傳部門,讓研究人員跟創作者透過協創來製作作品,且舉辦展覽。我們期許透過執行這項專案,向所有人展現出 AGC 要積極達成理想中的協創型態的決心,而這裡的所有人不僅限於實際參與的研究院成員,還包括了公司事業部門的同仁及公司外部客戶。此外我們甚至還討論過,希望在執行的過程中,能創造出成為一門新生意的契機呢。

協創專案的期許

  • 透過協創流程,轉型為能挑戰以 R&D(研發)為起點來開發產品的組織
  • 刻意用非產品的型態來呈現 AGC 的技術及材料,展現出寬廣的「活用可能性」

展覽所帶來的迴響及感想

「AGC Collaboration Exhibition “ANIMATED”」展覽情形及展示作品

「AGC Collaboration Exhibition “ANIMATED”」展覽情形及展示作品

「AGC Collaboration Exhibition “ANIMATED”」展覽情形及展示作品

講座的情形

講座的情形

「AGC Collaboration Exhibition “ANIMATED”」展覽情形及展示作品

「AGC Collaboration Exhibition “ANIMATED”」展覽情形及展示作品

井田:從專案開跑到作品展的開幕,中間只有短短四個月的時間。
材料及技術方面的知識,有先請 AGC 向我說明,然後大家再一同來思考該怎麼表現素材的價值,並且環繞著這個問題,不斷重複發想及製作作品原型的過程。無論在時間安排,或者在內容上,專案都以極高密度在進行。

河合:創作者接觸到 AGC 的技術後,跟我們研究人員展開熱烈的討論,激盪出了許多充滿魅力的想法。當創作者提出要讓玻璃看起來「像是活生生的」時,我非常驚訝。

與創作者一同製作原型的情形

井田:展覽的主題訂為「ANIMATED(宛如生命)」。 AGC 所自豪的玻璃成型、加工技術,在作品的個性中展露無遺,讓來客在觀賞時獲得新鮮感及驚喜。

伊東:舉例來說,在板狀玻璃中嵌入金屬網,運用了特殊成型技術的「金屬絲玻璃」,原本是用在建築上的防火玻璃。其功能就如同外觀所展現的,但一將微生物外型的薄片取代金屬網鑲進去後,視覺上就搖身一變,開始具備了別緻室內裝潢的魅力。

井田:金屬絲玻璃本身是一種常見的物品,但在作品中將它層層相疊,透過多層玻璃的光影呈現,展露出驚人美麗的視覺效果,令人大開眼界呢。

河合:金屬絲玻璃的成型技術在功能上的價值,轉變為感性上的價值。這次能夠像這樣從既有的材料找出不同以往的新價值,正是因為團隊具備了創作者的視角才能做到。

運用金屬絲玻璃的成型技術,將黃銅片嵌入玻璃的「漂浮玻璃」

井田:令人很高興的事情是,看起來這次從公司外部獲得了不少對於展覽的迴響。

伊東:沒錯,而且來自各種領域。也有至今不曾往來的企業提出很具體的想法,問我們「能不能把這個用在◯◯上呢?」。此外,也有一些諮詢的來信,像是「想請教你們推動專案的方法」,或是「想要用在這種研究上」之類的。

井田:伊東先生雖然不是直接負責製作作品,但身為宣傳,為了找出更好的方式,將這些努力傳達出去,不停四處奔走呢。

伊東:幸好能夠跟 Loftwork 討論,一起思考像「能否嘗試用這種媒體呢?」、「要推出哪種文章才會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呢?」這類問題,以制定宣傳策略。不是光「做完就好」,用心打造了展覽這樣的一個「場域」,甚至連向外界發聲這部分都徹底執行,才能獲得這許多的迴響。

培養出能催生挑戰的土壤

井田:在這次專案的目標中,也有一項是「想在公司內部培養出能催生挑戰的土壤」。你認為經歷過這次的專案,有孕育出一股良好的氣氛嗎?

伊東:曾經有位知道專案內容的年長研究人員,自己主動拿著試作品來講說「我試著做了這種東西」。

河合:有成功讓他們認為,跟創作者協創的過程看起來很有意思呢。在 2020 年將新成立的研究院中,會打造一個能跟其他企業或研究單位合作的「協創空間」。我們也想藉著向其他同仁展現與公司外部人士熱烈合作的景況,慢慢增加公司內部的夥伴。

井田:如果能因為協創空間這個契機,在同仁間營造出更自在的氛圍,讓貫穿不同部署之間的橫向溝通更容易產生就好了呢。

河合:我最近也有遇到看了展覽作品的事業部門同仁主動來問說「可以用在這種商品上嗎?」,如此便促成了商品化的可能。平常並沒有機會在公司內部發表自己做的東西,所以像這種開放式的嘗試,就以一種良好型態發揮作用。

從協創的成果中誕生的新事業種子,接下來將進入由事業部門將其成品化的階段。往後想要在早期階段就將事業部門的同仁拉進專案,讓發想到做出產品的整個流程變得更加順暢。

井田:在個別專案中要如何促使團隊內部溝通順暢?想來這個架構設計也相當重要。

協創的「現實」是?

井田:到目前為止都是在回顧成果,實際上過程中也有遇上困難。希望能給今後打算挑戰協創的各位一點參考。

舉例來說,我聽說在參與的研究人員中,也有一些人在過程中曾感到「難以跟上專案的腳步」。

伊東:由於這次專案執行是跟平常的工作同時進行,所以也有些人因為上司不諒解而感到苦惱。我們作為辦公單位的人員,當時應該要向他們的上司更仔細地說明,並提供相關支援才對。

井田:跟公司內部會受到牽連的眾人之間的溝通,很容易成為問題呢。

除了上班時間的運用方式以外,經常會聽說的例子是,如果組織本身並不習慣在短期內迅速重複製作原型、逐步逼近目標的流程,那麼大家心裡難免會擔憂是否真的能夠如期完成,甚至引發衝突。

為了要讓公司同仁了解這個專案,漸漸在內部累積願意相挺的人員,專案管理相當重要呢。

河合:可能也有一些團隊成員並沒有完全想清楚「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參加這個專案的」,沒有能保持正面思考。

伊東:是呀,看起來有些研究人員,心力都放在滿足創作者提出的要求,而未能在交流新想法上有所發揮。

井田:讓全體成員超越各自所屬部門及立場,清楚了解專案任務這一點自然不用多說。正因為是全新的嘗試,從旁協助參與成員,讓大家找到自己在專案中該如何發揮也相當重要。

河合:不過,跟我同一個部門的參加這次專案的年輕研究人員,態度倒是十分積極,從中找到許多樂趣喔。她在經歷過這次跟創作者之間的協創後,獲得了公司內部沒有的技術及創造力,培養出新的切入視角,經常問自己「有沒有辦法做到這般新的、有趣的事呀?」。

與創作者一同進化。 SILICA 所高舉的旗幟

井田:在這次專案之後,原先公司內部各種與創作者的個別合作,都整合進這個名為「SILICA」的協創專案了。站在 AGC 的立場,今後打算持續嘗試將創作者當作協創夥伴嗎?

伊東:正如一開頭講的,2020 年會設立新的協創空間,AGC 要正式推動協創的挑戰。身為宣傳,我們在考慮運用 SILICA 這個架構,借助諸位創作者的力量,將 AGC 的心血傳播出去。

河合:我們把透過跟創作者協創而完成的作品帶到客戶那裡,跟他們談起「我們正在進行這種計畫」、「還做了這種東西」時,客戶的反應都很好,討論地很熱烈。許多跟藝術或設計領域合作的協創活動,都不是以立即商品化為目標,但我認為這些嘗試能夠創造出材料前所未有的新價值。

井田:與創作者一起合作打造將成為創新火種的事物,再跟客戶攜手完成具體的成品。為了讓「協創」成為 AGC 的強項,希望往後也能夠持續各種獨特的嘗試呢。到時請務必再讓我們參與協助。今天非常謝謝兩位。

Member

長島 絵未

株式會社loftwork
創意總監

Profile

松本 遼

株式會社loftwork
創意總監

Profile

井田 幸希

株式會社loftwork
製作人

Profile

Voice

“「在 AGC 的工廠參加最初的說明會後,我完全沒料想到最後會看到玻璃變成彈簧的形狀,歪歪扭扭地躍動著。

每次在跟許多專家討論、試作後,都會出現原本沒預期到的反應跟結果,讓人一直都很興奮。跟別人合作,和自己做作品時不同,在溝通過程中一定會有誤解、曲解跟誤判。盡量去享受這樣的認知落差和變動,才能夠完成一個不是專屬於誰,而是隸屬於每個成員的協創作品吧。

這次能夠參與這麼刺激的專案,我非常高興。謝謝。」”

DOMINO ARCHITECTS 代表 大野 友資

“「這次能跟 AGC、Loftwork、還有大野先生及古市先生,在 “ANIMATED”這個主題下一起工作,對我來說是非常珍貴的經驗。
面對『展現出宛如生命體般的玻璃』這項任務,我認為各人分別從自身立場提出想法、逐步學習,是做作品非常健康的一種流程。由於有 Loftwork 負責專案的調度工作,所以我能全心投入在製作上,非常感謝你們。」”

不思議設計 產品設計師 秋山慶太

“「ANIMATED 正如其名,一路上都以產出栩栩如生的玻璃作品為目標。
這個展覽主題及概念,是 AGC 的意念跟創作者的想法交疊融合,所找出的一個答案。

雖然在忙碌的工作中,大家要每周聚在一塊兒,將專注力投注在形形色色的玻璃打樣及原型上,時間調度也有遇到困難的時候,但我認為這是一次非常珍貴的經歷。
在這次專案中,無論我們、AGC 或者創作者,應該都能感受到箇中價值

專案團隊面對一場『展覽』這個預定產出,即便有各種限制,仍舊能夠在困難重重的情況下,穩紮穩打地奔馳到終點,正是因為各位心中都存在著『衝勁』。

我打從心底感謝各位 AGC 的研究人員及宣傳部的各位,願意參與這次與平日工作不同形式的專案。」”

株式會社 Loftwork 創意總監 長島繪未

“「『 ANIMATED 展』是一次非常獨特的專案,在開跑時只決定了能夠運用的技術及展覽時程,其餘一切都是交由成員自由發揮。像是剛開始就得『思考展覽主題的題目建構』,這些對我們來說,是一連串全新的挑戰。

在初期階段跟宣傳部的各位夥伴一起決定展覽的目標、向公司內外呈現企畫的方式,這些在製作宣傳道具及企劃展期中的活動上,發揮了莫大的價值。此外,在制定 SILICA 這個架構後,讓專案設計得以兼顧擴張性及延續性。

在製作層面上,由於人數眾多,有時也會出現溝通不順的情況,不過 AGC 的研究人員也會提出許多新想法,能感受到製作者的熱情。

雖然過程中也有許多需要摸索嘗試的部分,但在 AGC 的研究人員、宣傳部、創作者及 Loftwork 的攜手合作下,成功建立了『協創』的原型。」”

株式會社 Loftwork 創意總監 松本遼

Keywords

Next Contents

虛擬貨幣「Libra」的成功是未知數
預測無現金社會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