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YouFab主題「Polemica!! How do you rebel? And against what?」之下,我們邀請到在學界業界耕耘的設計師徐景亭,同時也是三重黑色聚落計畫發起人,來分享如何透過自主能量撞擊「數位 ✕ 製造」現場。

油然而生的從容反叛

徐景亭的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就悄悄坐落在三重工業區裡頭,前往工作室途中,沿路各種小型工廠比鄰而居。抵達時,Gina正在門口打掃,一身休閒自然,充滿生活感。
年輕時我認為自己是設計師或藝術家,後來發現厲害的人比比皆是,就慢慢謙虛,說自己是個打雜的。身為一個產品設計師的背景,今年策了兩個展,可說是策展人;也在學校教書,擁有老師身分。同時,我還是個母親。

—— 今年YouFab的主題精神是「 大膽引起爭議吧!你怎麼反叛?你又在對抗什麼?你為何而做?你反對的現狀是什麼? 」,當看到這主題時,內心有沒有產生什麼樣的共鳴?

徐景亭 Gina Hsu 我滿喜歡這個題目的。台灣的展覽常在講創意、創造,連公司理念都會強調我們是一個不斷創新的公司。當然這些都沒有錯,但反過來想,不是本來就該如此嗎?可是反叛這個題目,會促使人去思考為什麼要這麼做,而不是全然接受。就像我自己在做設計時,腦中無時無刻都想著要顛覆一下老闆或客戶。但反叛不必然是硬碰硬,或是上街頭去抗爭,因為我想要的,是反叛的事情最後能夠被接受。

如果硬碰硬,大家拉不下臉時,想法就不會被接受。所以我會實際去觀察使用者的需求,如果有必要就去做問卷、市場調查,了解與整合客觀數據等資訊,再從中找出獨特性,並努力說服對方。看起來像是繞很大一圈,但這樣能提高對方接受的可能性,其實更有效率。所以我的反叛並非直接衝撞,而會設想各種方式去達成。我也並非為反對而反對,只是總習慣先提出一個質疑。譬如說,當大家認為醫院、工廠只會有某種樣板型態時,我會去思考大家的想法是對的嗎?是否忽略了什麼?也許大家沒發現的那一面,才是真正的價值所在。

從完成一件事的各種方法解析每一次選擇「數位 ✕ 製造」的理由

—— 「數位 ✕ 製造」這兩個要素在您領域或工作經驗上,各扮演何種角色,其中的關聯又是什麼呢?

徐景亭 Gina Hsu 製造,是從無到有創造一個物件。數位,則是一種工具。現在數位很方便,是溝通上重要的輔具。像展覽的進場時間短,需要事先模擬,避免現場才發現效果不佳,來不及應變。而我們利用3D繪圖軟體,就能在電腦上即時換顏色、看效果。但同時也要留心其中陷阱,便利工具易讓人習於快速,忽略一個想法仍舊需要時間慢慢沉澱、醞釀,也不能過於依賴工具,忘記一件事可以有各種做法。學習產品設計的人一定要實際接觸材料和機械,清楚它們的優缺點和限制。不然光是在電腦裡紙上談兵,忘了考慮材料特性,實際上就可能做不出來。而盡快製造出實體物件也很重要,數位和製造兩個階段需要不斷輪替,才能在時間內創造出好的結果。數位和製造,不能一直停在數位階段,需要兩件事一直互相交替,才能在時間限制內創造出一個最好的結果。

—— 隨著技術日漸普及,製造門檻逐年降低,邁入「製造自主化」的時代,您認為這會帶來何種影響?

徐景亭 Gina Hsu 這件事分成兩個部分。對於純粹出於興趣的業餘人士,它可以讓你更快落實自己的想法,獲得一些成就感。但對於專攻設計的學生,他們未來要成為職業設計師,就需要明白所有技術固然方便,同時也可能隱藏著陷阱。必須很清楚每個工具的優缺點,自己選擇使用的理由,甚至是去挑戰它的極限。以前只有底片時,我們會更用心取景,現在就是一直按快門,反而沒有去細細品嚐那個畫面。雖然很方便,但速度真的有比較快嗎?其實未必,因為執行時反而不是那麼精準。

打破既定印象,透過長期凝視掀開潛在價值

—— 是什麼樣的想法促使黑色聚落計畫的開始呢?

徐景亭 Gina Hsu 當時遇上金融海嘯,很多工廠關門大吉,公公的工廠也收起來。身為工業產品設計師,很清楚工廠的重要性,也明白老師傅其實具備許多寶貴的智慧和技術。台灣普遍觀念是不好好讀書的人才去做工,但他們並不是僅止於此。我希望大家也能明白這件事,於是我開始思考該怎麼讓這個價值被看見。在歐洲時,學校工廠師傅的地位和老師是一樣的,但這邊的工廠總是妄自菲薄,我也想讓他們明白,他們真的很厲害。

—— 在歐洲和台灣最大相異之處是什麼呢?

徐景亭 Gina Hsu 在荷蘭念書時,那邊有一個觀念,工廠師傅不會對你的設計發表意見,就是在執行面上全力協助你,所以你要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有圖稿尺寸與材質規劃。你的設計概念是要在課堂上與設計創意的老師討論,工廠師傅不會多加評斷。一方面因為他非設計專業,一方面則由於在學習過程中,他清楚知道自己的角色是協助你在製作技術上的專業知識,輔佐你要先試著把東西做出來。但我發現在台灣,大家很容易先否定自己,因為不知如何開始製作,也較不主動動手去嘗試試做。我會鼓勵學生,即使內心認為自己的想法不成熟不完整,也要先把草模做出來,在製作的過程,也要一次次的努力調整,或從中獲得新的啟發。這種勇於嘗試的精神,在台灣比較難看到。他們都很聰明,但不願意嘗試失敗。


三重黑色聚落LOGO(圖片來源:https://cargocollective.com/echoyang/Black-Village)

工廠肖像紀錄片畫面截圖

位於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裡的金屬加工博物館

—— 聽起來您的精神好像是推翻現有事物的既定形象,像黑色聚落就顛覆了大家對於傳產的印象,在您心中最一開始產生的那個質疑是什麼呢?

徐景亭 Gina Hsu 我個性原本就不太會先入為主地排斥事物,加上一個地方待久了,你總會找到它的好,別人沒發現的那個價值。曾經搭計程車跟司機說要去三重,司機立刻生氣說他從來都不想去這裡,覺得三重很亂,有流氓。但在這裡看到這些人每天認真工作,哪有時間去耍流氓。而我感到大家對三重這塊地區的既定印象有偏誤,這裡的好沒有被看見。

—— 您主張是顛覆社會世俗的偏見,讓這個價值被更多人看見,那麼是採取了哪些行動來實踐這個主張的呢?

徐景亭 Gina Hsu 我每年都在思考各種方式,譬如找設計師來合作開發作品,訪談附近工廠,找日本導演拍紀錄片讓更多人觀看,也接過好幾團遊覽車導覽,甚至有台大人類學系的老師帶學生來,透過持續辦活動之後,慢慢大家開始對這裡感興趣。

—— 期待黑色聚落能突破什麼樣的現狀呢?而為了達成這個結果,目前短期目標會是?

徐景亭 Gina Hsu 台灣現在很多老街在做導覽,但我一直在思考,只有走觀光路線這個可能性嗎?故事說完之後,後續是什麼?希望最終還是能回到工廠的基本面,促使產業活絡。我想把這個空間打開,讓別人進來。三重也還有布市和其他產業,只要能有人整合這些資訊,就能在工廠和有需求的人之間搭起一座橋梁。這裡定位成「中繼站」,像我身後的櫥櫃,每一格就是一個工廠,擺放著他們的作品。目前考慮再更延伸,把工作室一樓改成一個小小的地區型博物館,可以深入提供本地資訊,引導訪客認識這個區域。在設計的工作上,則是希望能有機會開發更多作品並與工廠更多的合作。



累積生活過程中直觀與內在富足的美學態度

—— YouFab的使命則是以世界為範圍,散佈「數位製造」的精神,並支持其中新的「美學」,您認為美是什麼?又是什麼造就了您現在具備的美感素養?

徐景亭 Gina Hsu 美分為兩個區塊。一個是基本面,譬如你去買筆記本時,會看外型是否美觀。另外一個是在心靈層面。什麼樣的事情會讓妳開心,感到滿足?像我為什麼要去做東海醫院這件事,就是因為我不做,內心就沒有得到滿足,而這個滿足感,就會讓我有動力再往下一件事情前進。當然在嘗試的過程中,多少都會害怕,但當你擁有實際經驗,就會明白其實每個創造者,都經歷過眾多掙扎,也因此你會更加尊重他們。如果沒有經歷過這些,就會輕易出口批評。

美感養成要來自生活累積。我爸爸熱愛骨董和藝術,小時候不懂,只覺得爸爸常拉著我們講述很煩。但後來接故宮的案子或接觸工藝時,反倒會回頭去挖我爸的書,去回想小時候在家裡看過的物件。成長環境的重要性不可磨滅,認真去過生活裡頭的每個細節,這些積累,才會造就長大後能擁有自我獨特的美感。同時後天長期訓練也不可或缺。以前我念復興美工時要設計字體,一點點小偏差老師都不會放過,我們只好一直盯著畫面觀察字形是否對稱平衡。而這影響到我現在工作時,自然會留心到這些細節。判斷美醜的能力,需要長時間養成。過程中當然需要細細拆解,來理解影響美感的因素。我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國外的人比較懂得何謂美。我自己認為其中一個因素是她們很少外食,小朋友在家裡常要幫忙擺盤,而擺盤其實就類似於在展場做展品擺放。但在台灣我們從小就是吃便當,我們缺乏練習機會,也間接引響對食材的認識到生活的體驗。由此可見美感還是從生活中,一點一滴累積出的能力。

我相信這件事情是值得做的,困難的部分在於如何去說服別人,讓他們看到你所看到的價值。而第一關就是把它實際做出來。這個勇氣也是一種美感。現在我也明白,不可能要大家馬上同意你做的事情,要給別人一些時間,也給自己一點時間。身為一個產品設計師,我們為什麼要做一個東西?就是為了讓使用者能用的開心。不光是外觀美就好,使用時也要開心。那開心的重點就於,需要在不同時刻,用到適當的選擇。我們在講生活品質的提升,其實最終就是要滿足和開心。

設計,有時就是去思考,如何把事物正向的那一面呈現出來。

—— 最後,有沒有哪些問題是您認為重要、值得大家繼續去探索的?

徐景亭 Gina Hsu 在實質方面,因為我們的工作跟材料高度相關,我會希望大家多去認識各式各樣的材料。要先認識一個材料,你才知道該怎麼使用,它有什麼可能性,要先回到基本面來思考。在想法層面,我認為做事心態很重要。現在滿多人關心台灣的,設計圈出現不少返鄉青年,或者動手執行各種計畫。做任何計畫之前,得先釐清自己的心態。你是看不起這個地方,所以希望它改變。還是你是愛這個地方,希望這個地方更好。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都是為這個地方好,但這兩種心態是完全不一樣的,也會影響後面做的所有事,跟所有判斷。我覺得做事情之前,心態應該是因為喜歡這個地方,希望這個地方好,在這個基礎上思考怎麼去做。

Next Contents

專訪:往返於科學辯證與藝術敘事的獨立思考

Loftwork magazine 每月發送的電子報,提供Loftwork活動情報、最新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