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ING 渡部 晋也, 浅見 和彦 2019.07.14

效法SONY toio™及 OTON GLASS 積累微小實踐的新事業建構方式

SONY「 toio™」,以及為閱讀障礙人士設計的智慧型裝置「OTON GLASS」,這兩項產品的發明者各自分享了他們「累積微小實踐」的歷程。

企業內部負責開發新事業的那些員工中,肯定有不少人在面對「創新」這類艱難龐大的任務時,因為難以踏出第一步而感到苦惱。

在以「細微觀點的尋找方法及實踐」為題的這場活動中,我們從 SONY 電腦科學實驗室(以下稱為索尼 CSL)調查員亞歷克西斯・安德烈(Alexis André)先生及株式會社 OTON GLASS 代表取締役的島影圭佑先生分享的挑戰經驗裡,學習到捕捉日常細節的視角,還有反覆執行微小實踐的重要性。

索尼 CSL 亞歷克西斯・安德烈先生持續思索玩耍未來的研究者

索尼 CSL 的亞歷克西斯・安德烈先生是2017年6月發表的玩具平台「 toio™」的企劃&發起人,目前也以核心成員身分參予開發及行銷的工作。在這場活動中,我們聽到了 toio 這個新概念誕生的契機,還有安德烈先生對於「玩耍 x 科技」的哲學。

運用結合科技帶來的相乘作用,創造製作、玩耍、靈光一閃的循環

SONY 電腦科學實驗室 亞歷克西斯・安德烈(Alexis André)先生

安德烈 toio 是一個擴大孩子們「玩耍 」可能性的玩具平台,正在挑戰將如同電玩般的互動體驗帶進玩具的世界 ── 能否做到用真實物體重現呢?

概念相當簡潔明快,就是「製作、玩耍、靈光一閃」。用自己做出來的東西玩耍,再由此激發出新的想法,然後逐漸形成一個循環。

就如同影片中顯示的,孩子們按照自己的發想,自由地創作玩具,再用那個玩具來玩,並藉此讓自己做出的玩具價值接受評價,這會使他們感到事情變得更加有趣。這就是 toio 的魅力之一,我們認為這個流程應該能讓孩子們的玩耍更有意思。

靈感誕生於跟一個小孩玩娃娃時

安德烈 這個概念的生成背景,是來自於跟小朋友一起玩娃娃的經驗。那個小女生在玩娃娃的過程中,將身旁的各種東西(擺在附近的文具或其他玩具)一一拉進來,不停編織出新的故事。那些故事很有趣,我們頻頻大笑。當時我心想,小朋友的想像力真不是蓋的。

小朋友的玩耍充滿彈性,他們並非是被動地接受別人想出來的樂趣,而是自己主動去創造樂趣及愉悅,對吧?

我們也將這一點納入考量,為了更加引發出孩子們的創造力,便把 toio 做成可以自由與其他玩具組合的樣式。根據不同的組合,故事或規則會隨之改變,小朋友能夠從中自行發掘出新的樂趣。

明確定義未來藍圖,重複製作MVP

安德烈 從著手開發當時起,toio 的核心概念始終如一。運用科技來解析在玩玩具的當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並將解析後的結果,加上規則,再以某種形式回饋給玩具本身。

如果解析了玩具的世界,會發生什麼事呢?而為了解析發生在玩具上的事情,最微小單位的資訊又是什麼呢?我們思考著這些問題,先從設定小孩子最喜歡的「戰役」或「競爭」的規則下手。

接著我們去探究一個問題:為了讓小孩子能輕易理解玩具上發生的事,最小單位的產品會是什麼呢?才慢慢形成了 toio 現在的模樣。

我的做法是,先充分理解想做的那些事情價值何在,然後才去思考流程。接著,為了實現這個流程,著手製作 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產品)。

在 toio 的情況中,主角並不是索尼的技術或 toio 這個產品,而是孩子們想出的與其他玩具的各種組合,以及他們所創造出來的故事。這個流程如果沒有設計好,就沒辦法產生樂趣。

OTON GLASS 島影圭佑先生 解決身邊親友問題而誕生的「OTON GLASS」

OTON GLASS 的島影先生,發明了能將視覺性文字資訊轉換成語音,藉以輔助「閱讀」這個行為的眼鏡型裝置「OTON GLASS」。

在這場活動中,他介紹了 OTON GLASS 的設計過程,是起於小型試作,並歷經不斷地反覆改良。在重複微小視角及微小實踐的途中,一步步建構出新的價值。他提供給我們今後思考新事業模式的一個方向。

開發的契機源於身邊親友的「困擾」

株式會社 OTON GLASS 島影圭佑先生

島影 我爸爸在2012年罹患腦梗塞,留下閱讀障礙的後遺症,這是我動手開發 OTON GLASS 的契機。我想要讓有閱讀障礙的爸爸活得更容易一些,便著手製作 OTON GLASS 這個裝置。

OTON GLASS 現在雖然是作為一個事業在經營,但起初原本只是為了我爸爸而開發的。後來資訊散播出去之後,有各式各樣的人表明「想要那個裝置」,我才注意到世界上存在著許多擁有相同需求的人。

我開始行動時,動機並非出於像是「為了幫助視障朋友」這類遠大的願景,而是從切身之處著手。我從製作方視角做出成品,然後在一邊讓許多人實際使用的同時,再慢慢將東西調整成適合市場的模樣。

總之先做出能用的東西。 OTON GLASS 的開發思想

島影 團隊的體制分為連結現場及開發的使用者調查團隊,根據前一個團隊設立的假說來製作原型的團隊,還有規劃具有延續性商業模式的團隊。

我們認為整合各種已經普及化的技術,不顧慮太多,先做出能實際體驗的東西(原型),是設計及開發的基本思想。

在軟體上,我們搭配運用了各式各樣的 API ;硬體上,我們使用「Raspberry Pi」這個微控制器;塑型則靠 3D印表機。因此不需要花費龐大經費或漫長的深入研究開發期間,就像拼裝一般將各種技術組合在一塊兒,迅速做出東西來。並將完成的原型交由使用者實際試用,再逐步進行改善,大致流程便是如此。

重點是使用者也一起成為「製作方」

島影 目前我們將 OTON GLASS 提供給視障朋友、機構、眼科等單位進行使用者測試。藉由這場使用者測試,我們發現了像是「想看清楚路上自動販賣機上面的文字」這類之前光憑自身想法在開發時忽略掉的需求。

閱讀自動販賣機上面的文字,這件事在日常生活中的優先順序並不是那麼高。但協助我們進行使用者測試的這些人,自己挖掘出 OTON GLASS 的多種使用方式,並從中體會到樂趣。

有使用者回饋說:「有了 OTON GLASS 以後,走路這件事都變得有意思多了,很享受那些原本我沒辦法知曉的街上風景。」讓我們體認到這個產品不光是解決了使用者的問題而已,還讓他們的生活,活著這件事本身,都變得更加豐富。

如果不是先做出成品請使用者實際試用,讓他們也成為製作群的一份子,如果沒有形成這份關連性,我想,這一切大概不會有發生的一天。就像自動販賣機的例子,那是不管我們在會議室裡腦力激盪多少次都想不出來的,如果沒將做好的東西拿給他們隨意把玩,我們就不會發現這些事。我深切體認到從XS尺寸的微小實踐開始起步,會逐漸匯聚成一股能夠創造龐大成果的力量。

活動下半段,Loftwork 的岩澤也加入現場,用 Loftwork 的風格,針對累積微小實踐的重要性,進行深入探討。

證據重於理論。先做出成品的價值是?

岩澤(Loftwork 行銷) 我認為兩位的共同點是,簡報資料內容都沒有停在紙上的空談,而是豁出去先製作大量的原型。兩位認為原型設計的價值是什麼呢?

島影 OTON GLASS 的概念從以前就有了,但市面上還沒有可以用手直接觸碰、體驗的東西。當成品真實地出現在眼前,並實際使用,就足以產生讓那個人的想像力及行動隨之改變的衝擊。

製造商做出來的原型,裡頭應該帶有市場分析或假說驗證的目的。但在我身上,是想利用原型創造一個與「現在」不同的「未來」,隨著認同這個價值觀的人們慢慢聚集,那個「未來」逐漸化為現實。我對原型的定位是,能夠改變人類想像力和當事者現實情況的媒介。

安德烈 這應該也是今天的主題啦,為了將自己的想法或想要做的事傳達給對方明白,一開始最微小的一步是什麼呢?思考這個問題後,我認為原型是非常有效的方式。要挑戰新事物時,不實際動手嘗試,還是什麼都不會開始的。

來到日本,出了社會,我最深切體認到的就是「不試試看怎麼知道」這件事。

有想法,也有願景,卻沒辦法讓對方了解。雖然不曉得問題是出在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夠,還是對方的理解力不足,但為了博取對方的認同,如果不能將那個想法化為實際成品,根本就沒有什麼好談的。

以島影先生的爸爸那個例子來說,他是在使用了 OTON GLASS 之後,才終於能夠明白「啊啊,有這樣的世界存在呀」。我們的 toio 目前也走到製作大量原型,請使用者試玩的階段了。

累積微小實踐,其實是一件非常投機的事?

岩澤 我認為要創造出某種嶄新價值時,不要貿然就做大型成品,而要累積微小的實踐,像滾雪球一樣慢慢做大,這一點非常重要。關於這件事,你怎麼想呢?

島影 關於在新事業上累積微小實踐這一點,雖然實踐的內容小小的,但望向的未來是非常投機的。並不是那種三個月後就能創造金錢收益的東西,對吧?這一點很重要。

看得不是現況的延長線,而是要看得更遠,心中想要達成的願景或世界觀的開闊度也很重要,想要往那個未來前進,現在能做些什麼呢?從這個視角去累積「微小的實踐」也很重要呢。

安德烈先生製作d的 toio 也不是單純在販售玩具,而是創作出一個前所未見的「未來的玩耍方式」。我認為這是非常投機的挑戰。

而且,要在索尼這種大企業推出像 toio 這樣的產品,該怎麼做才好呢?一直持續思考這件事的安德烈先生所找到的方法,還有兼任 toio 專案領導人的田中章愛先生打造 SAP 這個新事物創作架構的過程,本身就可以算是一種創新了吧。

岩澤 描繪遠大願景很重要呢。然而更重要的是,從目標倒推回來,該如何去累積一個又一個微小的實踐?

兩位的想法都根源自個人的日常生活,真正是從「微小的視角」展開一切。不管是邊做邊想這一點,還是透過原型傳遞價值,邀請使用者參與協助,反覆進行改良,甚至在設計的流程上,也有許多共同之處。

我認為安德烈先生及島影先生的實踐經驗裡蘊藏了豐富的重要觀點,能成為許多企業在挑戰開創新事業時的提示。今天非常感謝兩位的分享!

Next Contents

社群探險記 Vol.0 FabCafe Tokyo 營運長川井敏昌:「我想打造出能將社群力量導入創新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