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T report

東大研究所梅田靖教授談循環經濟
即將改變商業的可能性

近年在歐洲等地,「循環經濟」這個友善環境的關鍵字引發了熱烈的討論。面對這項今後將慢慢擴散至全球的新概念,日本製造業該採取哪些行動呢?

為了找出通往解答的途徑,Loftwork舉辦了主題為「循環經濟時代該有的事業策略是?——從獅王股份有限公司、普利司通股份有限公司及Bando化學的實踐案例中學習」的活動。這場活動中,由在專門研究生命週期工程並在「Circular Economy(CE)研討會」中擔任研究核心人物的東京大學研究所梅田靖教授,還有早看出循環經濟是未來趨勢,已針對事業開發布局的三間企業代表,一同來討論日後製造業需要如何調整自身的視角。

本篇文章為系列文中的第一篇,將介紹梅田教授這場主題演講的情形。

▼活動概要
循環經濟時代該有的事業策略是?——從獅王股份有限公司、普利司通股份有限公司及Bando化學的實踐案例中學習(日文原文)

▼影片觀賞
活動的情況請見影片。

撰稿:野本 纏花
編輯:loftwork.com編輯部

謀求兼顧永續性及經濟合理性的循環經濟

梅田教授一開始就直接點明,「『數位革命』及『永續性』將成為今後製造商品及建立價值上的重要梁柱。」而箇中關鍵,是要逐步發展將永續性融入企業活動「核心」的商業模式

將永續性融入企業活動的「核心」,這句話代表了什麼意思呢?裡頭包含了下面這兩項與過往大相逕庭的重點。

第一項是,不同於以往在製造生產活動之外,額外從事CSR活動的模式,而會直接改變企業的樣態,在本業的各個環節就將永續性納入考量。這個意思就是,企業不再是因為生產行為破壞了環境,才靠環保性質的CSR活動來贖罪,而需要去更新自身的商業模式,讓每一項行為在發生前都已經妥善考量過永續性的問題。

第二項是,將目標定在「絕對永續性(Absolute Sustainability)」,譬如碳中和這個力求溫室氣體排放量降為零的概念。從這一點就可以察覺出,這跟以往只求「『盡量』做到資源循環」這種籠統的努力目標,有非常大的差異。

自從歐盟於2015年提出「循環經濟政策配套方案(Circular Economy Package)」後,循環經濟的概念就迅速普及。梅田教授從中歸結出下列主要的五項重點。

「這些事能有助於『減輕環境負擔』及『因應資源枯竭』,是因為日本堪稱是早就開始布局,轉型為循環型社會的領頭了。不過聽到歐盟的這項政策時,有一件事令我非常驚訝,他們表示這能帶來『確保工作機會』及『強化歐盟競爭力』的效果。歐盟的說法是,『如果不致力於轉型為循環經濟,就會在今後的商業競爭中慘遭淘汰。』」(梅田教授)

儘管知道勢在必行,實際上又該怎麼做呢?這個問題在研究人員之間引發了熱烈的討論後,大致可歸納出以下三點結論。

  • 譬如訂閱制的普及等,人們對於物品的價值觀趨於多元成了一種推力。
  • 製造商不再是主角,而由循環系統設計者(※)來驅動形形色色的循環。
  • 數位技術將成為提高循環社會實現可能性的關鍵變數。

循環系統設計者,指的是打造物品、資訊與金錢循環架構的人士。這是梅田教授自行創造的詞彙。後面將會詳細說明。

歐盟為了鞏固自身在永續性議題上的世界領導地位,不斷採取各項革新的舉動,譬如發出了RoHS指令,禁止使用含鉛銲料等特定有害物質。不過其影響規模可說僅侷限於「環境問題」,狹義來說甚至只在「環境的永續性問題」這個範圍之內。然而一旦視野要拉到循環經濟的高度時,就無法再靠過往的經濟結構來達成經濟合理性了,梅田教授說「大家的想法不再受制於環境問題的小框框內,而試圖開始改變經濟結構本身」。從結果來說,這不僅將大幅震盪市場競爭的座標軸,也會改寫製造產品及提供價值的方式,因此,

「如果不將循環經濟視作日後主流趨勢做出調整,有朝一日就得面對生意可能做不下去的風險。」(梅田教授)

接著回頭來檢視一下,日本至今努力實現的循環型社會,與循環經濟之間究竟有什麼不同呢?梅田教授表示「為邁向循環型社會而執行多年的3R(Reduce、Reuse、Recycle),一開始的動機並非是擔憂『資源枯竭』,而是出於『垃圾掩埋場不夠了』的緣故,最終難免又走回大量生產+大量循環」。教授也接著點出循環經濟具有下列三項特徵。

  • 循環經濟不是出於社會責任才不得不做的選項,循環經濟就是未來的經濟體制,是渴望同時滿足永續性及經濟合理性的嶄新嘗試。
  • 在循環型社會中,追求永續性的努力跟製造行為是徹底分開的兩件事,但循環經濟不同,這個新概念打算連製造產品的過程都一併改變。
  • 揚棄大量生產+大量循環的思維,聚焦在價值提供的手段,以期徹底擺脫過往追求大量銷售的習性。

下面來看看已經在歐洲展開的循環經濟案例吧。

歐洲的循環經濟先進案例

梅田教授強調這裡有一個前提,「大家要先搞清楚,推動全球邁向循環經濟的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的理念,跟歐盟公布的政策『循環經濟政策配套方案』,方向不一定一致。」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循環經濟政策配套方案有其時空背景,核心目標其實是「為使歐盟更加強盛」。

在循環經濟政策配套方案中,有制定「生態化設計指令」,意思是「能源相關產品有義務符合生態化設計架構的指令」。循環經濟相關指令及規範有從歐洲逐漸擴散至全球的徵兆,因此如果能在法規制定之前就做足準備,不僅能在競爭中搶佔優勢,還有機會用最低成本取得先機。

想做到這些,關鍵就在於建構符合其方針、規格及規範的產品生命週期。下面要介紹的案例是,積極採取行動,落實新思維,在歐洲也算是早期就展開數位平台策略,堪稱循環經濟模範企業的西門子。

西門子旗下事業遍布產業、能源、健康照護、基礎建設等多種領域,其分別對各種事業制定了五種商業模式:①循環輸入模式(再利用、再製造)②廢棄物再利用&再生③延長使用壽命④平台即服務PaaS(設備出租)⑤平台策略(共享商機)。這五項模式就是他們落實循環經濟的方針,據此不斷調整自家公司的商業體制。

舉例來說,他們在蓋工廠時,不僅會引進資訊基礎設施,還會連設備維修都一併承包下來。這樣一來,如果工廠老闆想要持續製造產品,就會一直需要借助西門子的力量,這意味著此種商業模式的成功。

梅田教授向歐洲企業人士進行訪談後,得到落實循環經濟有三個重點的回答。

落實循環經濟的三個重點

  • 積極行動…心態不是因為規範這樣寫才乖乖遵守的被動態度,而是為了在商業競爭中獲得優勢,主動去採取行動。
  • 與利益相關人的良好溝通…不光是客戶,還有協助調度零件及材料的供應商,以及與產品有關的各種利益相關人,都需要保持密切的溝通,以凝聚出大家一起為落實循環經濟而努力的共識。
  • 公開正在實踐的消息…將自身正在實踐循環經濟這項概念的努力,展現給外界知曉。看著歐洲企業的種種舉動,就能明白歐洲針對循環經濟採取的作為,跟典型的日本製造業,在組織架構上就有相當大的差別。

歐洲企業將循環經濟的商業支援部門設在經營體制的核心,方便該部門與各事業部門進行溝通來引領事業的方向,以邁向循環經濟的目標。相對的,在日本企業中負責落實循環經濟的通常是環境部門,但該部門的指令對於各事業部門不一定具有實質效力,因此就算他們再三強調商業改革的必要性,也難以喚起其他同仁的重視。

「如果想要落實循環經濟,原本就必須直接切入經營核心,與公司各部門合作推動商業模式的改革。然而日本企業的組織結構難有空間做出這種大幅度調整,這恐怕會成為日本企業要落實循環經濟無可迴避的一道難題。」(梅田教授)

日本企業該如何因應循環經濟的到來呢?

無論歐洲或其他地區都一樣,在循環經濟裡提供價值時,方才曾提及的「循環系統設計者」將扮演舉足輕重的要角。這個角色不一定要由製造商來擔任。如果想要跳脫大量生產、大量廢棄的舊習,設計出一個讓物品、資訊、金錢都能妥善循環的商業模式,關鍵就在於能否在針對生意、產品、產品生命週期、用戶的喜好及生命週期都進行一番周全考量後,找出最完善的商業模式。不過,光靠一家製造商很難做到這件事,需要形形色色企業攜手合作,共同朝循環經濟邁進

再者,在不遠的將來,所有產品的狀態都將能夠即時掌握。運用這些資訊妥善管理生命週期的同時,一定也會出現一部分偏好長久使用產品的顧客,提出希望盡量延長產品壽命的要求。這已經不光屬於資源循環的範疇了,而會歸為再製造(二手產品的再生)或修理,「我認為只要二手物品跟新品相差無幾,或者至少能夠保證二手物品的品質,就有機會成為一種價值」,而這也宣告了「一樣商品只會賣一次」的傳統商業模式已走到盡頭。

面對循環經濟的到來,日本企業今後需要做哪些準備呢?

「循環經濟這套哲學是未來必然的發展方向,儘管如此,歐洲按自身需求制定的『循環經濟政策配套方案』,可能也不需要每一項都遵守。不過歐洲為了實現旨在確保工作機會及強化競爭力的循環經濟,已經展開了各項措施,相關的各種資訊也都有公開。因此,不妨將這個趨勢看作一次機會積極發展生意,或許也不失為一個有效的策略。」(梅田教授)

原本就有在歐洲做生意或者正力求拓展事業版圖的企業自然早已處在浪頭上,即便只在亞洲各國經商,受到循環經濟浪潮席捲的可能性同樣高達百分之一百二十,因此教授以一句「先設想好萬一得在短時間內快速落實『循環經濟政策配套方案』的情況,預先做好萬全準備很重要」,替這場主題演講作結。

在下一篇文章中,將會一邊分享已開始落實循環經濟的三家製造商的實踐案例,一邊與梅田教授一同來思索適合日本的循環經濟該是何種模樣。

Related Event

Loftwork magazine 每月發送的電子報,提供Loftwork活動情報、最新案例